和光同尘

图什么呀。

看了看我的喜欢,以前我是不是自带反智buff

炎夏:

别停别放弃,不停的说话。

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:


别放弃,别放弃。

这事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Natalia Over the Sea:



说我敏感。自己看吧。
不许放弃。


我这个三句以后就开始徒脑聊天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掉啊!又在女神面前说错话我是个傻子吧!啊!!!

难忘的九岁生日,尬舞飙车和走秀🌚🌝
我爱广场,广场使我快乐
爸爸打电话叫我不要欺负小孩子,我哪有啊🙉
贵宿舍关系真乱哎——
我不管我宿舍就是大通铺

喻文州的自白

听说叶修这几天活跃起来了,我就很不服了。

第二赛季末和王杰希在场边相遇的人是谁?是我。

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后相约一起出道的人是谁?是我。

我知道还有少天,那孩子一心想着打打杀杀,是个注孤生的好料子,先按下不表。

别问我为什么第三赛季没有出道,那是为了更好得陪伴杰希所以先磨练提升自己,别的不说,单说这份心意,叶修你有吗?

你没有。

你知道杰希喜欢什么吗?微草队长中草堂的精神领袖,怎么能不会养生。

说到养生,就得想到煲汤熬粥,说到这个,就不得不想到G市。

那个天天吃泡面的过来看清楚。

那个总是强迫杰希给你加炖肘子的也来看清楚。

我记得叶修有次还叫我去熬汤给他和杰希喝,我就随便问问,情敌熬的汤好喝吗?

和杰希一起出征国家队的人里好像也有我啊?

和杰希一起打怪兽的人里好像还是有我啊?

不就让你打了个没鼻子的,给你能的,你看看不想说话番外里杰希需要帮忙震震方士谦的时候找的是谁?

是我,这是多么明显的信任。不过那篇里咱俩都是备选,算平局一场吧。

你认识大王不?杰希亲妈,从不发刀,你看看人家给我的头衔是什么。

看见重点了吗。

给!黑!的!

官方认证。

闪瞎你们哦~

最后 @咸鱼科学官

千机伞我们变形上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小鲸鱼:

证明我还健在,虽然好久没画图,已经是条咸鱼了

【全职/YOI】(孙翔vsYURIO恶搞粮食向)同款铆钉包什么的最讨厌了!

啊啊啊啊啊真的有这样的粮啊啊啊啊啊

你怎么又白了:

 孙翔拿着铁皮青蛙,对着大眼,压低嗓音,吟了首诗:“苟利国家生死已。”
大眼淡淡地说,活着不好吗。




小笔记织毛衣:



※来自《全职高手》的孙翔选手和《YURIon ICE》的Yuri·Plisetsky 选手!


※命运的相遇和羁(che)绊(dan)!


※无视时间线系列,不要问这个世界观里他们说中文日语还是俄语


 


 


(一)


孙翔是在田子坊的厕所里撞到那个家伙的。


那家伙——确切说,那小鬼,是个矮子,一米六五都不到,所以才会在厕所门口和他撞个满怀。


小鬼有金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珠,唇红齿白的,应该是个外国人。


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小鬼的装扮。


和他一模一样的豹纹马甲,一模一样的墨镜,小鬼手还里揣了个手机,金色的壳子看起来十分眼熟,掉在身边的背包——靠,又是和他一模一样的MXM周年限定版。


简直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!


唯一不一样的是,他本来趁着夏休染了个黄毛,结果后天就要跟其他人打包去瑞士打什么国际邀请赛,轮回经理给他讲了长达半小时的生哲学,又让方明华押着他去店里把头发给染了回来。


好气哦,种族优势了不起啊?


他虽然脾气不算好,倒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坏人,把人撞了总得扶起来吧?但是这个臭小鬼一点儿也不领情,粗暴地拍开他的手,揉着屁股,龇牙咧嘴地开始骂人。


卧槽!给脸不要脸?你这臭小毛子拽什么!自己坐着去吧,掰掰!


孙翔越想越气,提起包就跑了。




以下点我,我也不知道LO的点在哪里,总之他不让我发布全文


 @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  @Falling Down  @呵呵呵呵呵  @山茶花园后墙外  @咸鱼摩卡星冰乐  @元 我不吃药,不吃。


非酋

哭着转

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:

小时候,
非酋是一纸你以为能出好东西的蓝符,
我在这头,
SSR在那头。


长大后,
非酋是一枚只是看上去很厉害的御魂,
我在这头,
针女在那头。


后来啊,
非酋是一张打死也不变异的结界,
我在这头,
太鼓在那头。


而现在,
非酋是一券全世界都在时至运来的皮肤,
我在这头,
羡煞在那头。

想坐老王的车

ChilemeI:

开个车

福娃组(。)——“尖叫吧路人”paro

简单来说就是让各位战队的队长们装成司机去载客,然后记录粉丝和大神们之间互动的节目。

然而除了喻队,其他都毫无互动……

PS:为了避免出现乘客殴打司机(叶:。)的情况,各位队长都是主场作战哈。



我造这个题目肯定有些同学要胡思乱想。

把公交卡都收起来。

更有后人谱曲《喻黄》赞美二人感人肺腑的爱情【?

萧备WUJ:

榆黄菇。
【 中国古代东晋时,广州黄老汉家有一男黄少天,男扮女装到杭州游学,途中遇到一同前来的同学喻文州,两人便相偕同行。同窗三年,感情深厚,但喻文州始终不知黄少天是男儿身。

后来黄少天中断学业返回家乡。梁山伯到广州小卖铺拜访黄少天时,才知道三年同窗的好友竟是男儿身,老子把你当对象没想到你居然是兄弟,算了兄弟就兄弟吧【误】,欲向黄家提亲,此时黄少天已许配给村头养猪大户清臣【误】。

之后喻文州在土坷垃村当村长时,因过度郁闷【土坷垃村不卖白斩鸡】而过世。黄少天出嫁时,经过喻文州的坟墓,突然狂风大起,阻碍迎亲队伍的前进,黄少天下花轿到喻文州的墓前祭拜,喻文州的坟墓塌陷裂开,黄少天投入坟中,其后坟中冒出一对蘑菇【不是蓝瘦香菇】,双双飞去离开了尘世。 】

【我乱讲的】
照片来自群里。